Posted 6 days ago

PSed an angel Tom.

Posted 6 days ago

PSed a Loki&Tom…

Posted 1 week ago

Just PSed an Agent Freeman:)

Posted 1 week ago

Freak【怪胎】13

第十三章 祭奠

Tim Burton带着墨镜仰头坐在阳伞下面睡得昏天黑地,暖暖的太阳照着他大半个没被阳伞遮住的身子,不时有几阵小风吹过来,撩起他乱糟糟的头发,整个景象看起来异常滑稽。今天已经是他的新电影《人猿星球》选角的最后一天,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主角人选,时间又到了中午,来参加面试的人也都去吃午饭了,他觉得十分沮丧却又无聊透顶,根本连睡姿着实不雅也懒得去注意。

然而这时从街角走来一个女人,很有些引人注目——慵懒的表情,轮廓分明的面容,尖尖的鼻子,头发和衣服都非常随意——称不上凌乱,但看得出她在出门之前花在打理外表上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五分钟——但好在她气质出众,反而与这样的打扮相得益彰。她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。

“嘿我说……”她操着一口标准的伦敦口音,一点不客气地拍了拍阳伞下面睡得不省人事的Tim,“你就是导演?”

“啊……什么……”他打着哈欠坐了坐直,眯缝着眼睛东张西望了一会儿。

“噢,上帝。”她扑哧一声笑出来,好奇地上下打量着他,“导演都像你这么当,可是会卖不出电影票的。”

“不可能,你在开玩笑吗,女士?”他愣了一下,感到稍微清醒了一些,于是不满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不速之客,“我这么当导演有什么问题吗?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卖不出电影票?什么卖得多?沉船?詹姆斯·卡梅隆就不睡觉吗?何况我并不认为我拍的比他差!你还有什么要说……等等……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”

“哈!还算你有点见识。”她高傲地昂着头说,双手抱臂,眉毛扬得高高的,“好了,废话少说吧,你这里还缺人吗?”

“不……等等,我没有弄清楚,你是来应聘角色的吗?”他困惑地挠了挠头,一脸莫名地望着她,“话说回来……你到底是谁啊?”

她终于会心一笑,收敛了一些高傲的姿态,向他伸出一只手,“Helena Bonham Carter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他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睛,和她握了手,“难怪……我见过你!我看过你的电影!”

“万分荣幸。”她轻描淡写地说,随后又认真地看着他,显得有些不耐烦,“所以你这里到底缺不缺人?”

“缺!当然缺!”他苦恼地点了点头,“你知道吗,我面试了好几天,大概有将近一百人?我记不清了,非常多,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……”

“你看我行吗?”她忍不住打断他的絮絮叨叨,干脆地问道。

“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吗?”他难以置信地反问道,“我们会用化妆和特效,把你的漂亮脸蛋变成一只皱巴巴的母猩猩的样子——你要通篇扮演这样一只猩猩——总之是个不好看但是又对演技要求很高的角色。好了,一般来应聘的女孩儿听到这里差不多已经调头走人了,你怎么还在这?”

她好像看穿了什么似的开始哈哈大笑,就好像他刚刚讲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样,然后在他更加摸不着头脑的时候,她又收起笑容认真地说,“所以你看我到底行不行?”

他愣愣地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女人,暗想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,或者可能产生了幻觉?无论如何,他最终还是一脸惊讶地开始猛点头。

“行!当然行!”

……

Marilyn Manson穿着笔挺的黑西装——他很少这么穿——感到领结系在脖子上非常不自在。他今天没有化妆,戴着墨镜,头发整齐地梳往一侧,除了有些过高的个子之外丝毫不起眼。他刻意地将自己隐藏在了门帘后面,没有走进大厅去,而是长时间地凝视着那一片纯白的花圈,和那张照片上眉目清秀的女人。

不知道看了多久,他转而看向那个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眯起眼睛打量着他,终于确认了那是情绪低落到极点的基努•里维斯,于是他犹豫了一会儿,随后走了过去,在男人身边坐下,男人抬起头来看着他,双眼空洞无神。

“对不起,伙计,对不起,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。”歌手摘下墨镜,拍了拍他的肩,充满歉疚地低声说道,“她是个好女人,美丽又友善,大家都是那样喜欢她。”他真诚地说着,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,然而整个房子里的人都开始看他,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,他平静地观察着这一切,但要说不尴尬那一定是假的,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地方能够让他躲一下,那么他绝对不会选择再在这个沙发上多呆一会儿。

“我没有想到你会来……朋友。”基努勉强冲他友善地笑了笑,局促地说,“不……即使他们这么说,但我相信你和这事没关系。不管怎么说,谢谢你。”

“不,谢谢你。无论如何她也是我的朋友,所以你的理解并不能减少我的悲伤。”歌手谦逊地说,“但是眼下,这种迫不得已的开脱更令我无地自容——我越为自己维护公正,就越站在她和她的至亲的对立面,在她猝然离世之后却反而要弃她而去,这局面真让人难受。”

在说出来一些之后,歌手感到好受了许多。他自然明白这个官司,那些亲属有很大嫌疑是在觊觎他的钞票,但意识到这个时候不适合说这些,何况眼前的这个男人大概也是这里唯一善意并且能够理解他的人,于是他的语气非常柔和,生怕一不小心再次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伤害。

“很抱歉……非常抱歉……我没办法说服他们撤诉,他们甚至责怪我没有照顾好她,我感到非常糟糕。”基努又把头低了下去,哽咽着说。他们彼此沉默了一会儿,基努再次抬起头望着歌手,眼睛里面亮亮的,“如果需要什么帮助……我是说,关于法庭和官司,你知道的,请你务必找到我,我会做一切我能做的——要是有什么行动能立刻阻止这一切的闹剧,我是一万个乐意去做,天知道,我现在只想平静地哀悼她。”

“好的,我记下了,谢谢你。”歌手再次拍了拍他的肩,有些不放心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随后在众人的复杂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中站起来走了出去,回头又望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——那个荧幕上的巨星,那个曾经扮演了威风八面的黑客的男人,此时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,颓然地坐在那里。他叹了口气,加快步子,离开了这场并不欢迎他,同时也令他感到极大不愉快的葬礼。

实际上他已经做得够多了,但他觉得这还远远不够。猝然离世的朋友已是巨大的悲伤,何况这悲剧现在被归罪到了自己头上,而自己还不得不为此辩护。他其实宁愿这样想,或许有些人只是被悲伤蒙蔽了双眼,但现在局面已经不受控制——亲朋反目,对簿公堂,哀悼也充斥着利欲和铜臭,唯有死去的人,在这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幕荒唐之外,该如何安息。

Just a car crash away.他酝酿出一个缓慢又压抑的调子——显然,车祸夺走的远不止生命,就像一个导火索,轰的一声,将一片祥和宁静的假象炸得四分五裂。火焰以爱的名义带来灾难,将所到之处烧光殆尽,闹剧就这样开演,没有退路,没有丝毫商量余地。

他自嘲地嗤笑了一声,暗想自己多年来从未停止惹祸上身——祸患女神必然对他异常垂青,每次都亲自带来象征麻烦的金苹果。而他?宝贝儿,他的生活需要被麻烦堆砌,他永远都会主动吞下那些苹果,哦,简直甘之如饴,即使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一点。

他拉开车门的时候,Dita Von Teese正以异常优雅的姿态坐在那里补着唇彩——她今天也打扮得很漂亮,她一直很漂亮,复古中带着前卫,衣服的品味永远无可挑剔,妆容也精致到没有瑕疵。就这样往那一坐就是美,由内而外美得毫无破绽。

“嘿。”他心情好了起来,坐在她旁边冲她眨了眨眼,一边示意司机开车,“你知道吗?我这是全美最大的私家车,百老汇所有的优雅都被装在这里,太不容易了不是吗?”

这话她听着异常受用,满足又略微责怪地冲他一笑,转过头继续补着她的唇彩,没有说话。

“听着,我遇到了一些麻烦,说起来有点难受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会儿,凑近到她身旁,神情凝重地说,“这事其实不难摆平,但它害得我心情糟透了,一时半会儿怕是好不了。”

她把唇彩收进包里,用理解的眼神望着他,“你也听着,Brian,当我的心情像你现在一样糟糕的时候,我会拿起笔,设计新的衣服,欣赏自己在负面情绪之下迸发的灵感,要知道那种混沌和美丽杂糅在一起的作品就像来自另一个人格,你会看见自己潜藏的天赋和情趣,甚至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也与平时大相径庭,这些绝不是在心情不错的时候能够办到的。”她温和的声音配上认真的语调令她显得更加魅力非凡,“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如随它去,一切交给时间来平复,但也许你可以利用这难得的不一样的心境,去和另一个自己谈谈。”

他默默地欣赏了一会儿她说这话时的认真神情,全然不想要打断。他觉出自己和她是如此相似,那种相似感异常的强烈,就像每次洗完澡后对着满是水汽的镜子顾影自怜。

“要看我画画吗?我想画画。”良久,他提议。

“当然,我不知道你还会画画。”她笑道,“但不意外,你总是会和任何有趣的事情扯上关系。”

“我当是夸奖了,女士。”他也跟着笑起来,阴郁的情绪被抛到了车窗外。

……

夜色逐渐笼罩了市区,街道上亮起灯火,此时从高空俯视这一片城市就像金黄色的灿烂星海。来往的车辆在马路上形成了一些小小的拥堵,司机大多是下班回家的人,不耐烦地伏在方向盘上却又无可奈何。有些店面关上了大门,而另一些却正准备开始营业,有几座街边的房子外面飘着彩虹旗,在温和的夜风中跳着舞,俯视着这一片即将开始夜生活的街区。

Johnny Depp坐在车里点着一支烟,想到自己在大晚上跑出来,撇下刚刚睡着的女儿和一大堆需要清理的儿童用品,只为找一个鬼知道去哪儿快活了的惹祸上身的朋友,他觉得自己多半是疯了。内心对女儿有说不出的歉疚,他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——当然,如果他真的办得到的话。

车子就在那座房子前停下了,他从车窗往外看去,发现窗帘隐约透出灯光,想必他的朋友已经到家,于是他走下车去敲门,内心酝酿着之后要说的话,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门开了,然而他的笑容却一瞬间有些僵——Dita Von Teese站在那里,用疑惑又惊讶的神情望着他。

“Johnny Depp?”她试探地说,“真的是Johnny Depp?”

“是的,我是,很高兴见到你,女士。”他礼貌地冲她一笑,温和地说,“Brian在家吗?我找他有些事情。”

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随后她从门边让了开来,“请进吧,Mr. Depp,Brian就在里面,他应该会很高兴见到你的。”

于是他跟在她身后走进客厅,他看到那个歌手正在专注地对着一张画,上面凌乱的色彩抽象地勾勒着一个女人的轮廓,女人的神情看上去很温柔,细看又有点悲伤。

“你在画什么呢,我的朋友?”他走到他身边,好奇地问。

“哦!Johnny!你怎么来了?”歌手抬起头一脸惊讶地望着他。

“因为……不,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我正好路过,就顺便来看看。”他撒了个小谎,冲他眨眨眼,“你最近过得不错,Brian。”

“我看上去像不错的吗?”歌手没好气地放下画笔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“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你这家伙从来不看报纸。”

演员愣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“我看的,Brian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知道。”歌手执拗地说,“他们满嘴没一句实话。”

“Brian……”演员不放心地叹了一口气道,“我担心你,你知道最近……”

“嘿伙计!你今天哪儿不对?”歌手疑惑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,半开玩笑地轻轻推了他一把,“你扭捏的像个娘们儿。”

“我他妈担心你!”演员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,“好了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玛丽莲·麻烦不断·曼森先生?”

歌手皱了皱眉表达了对这个新名字的不满,但是没有再笑,而是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,又重新坐下,拿起了笔,“她从我的派对离去,然后发生了车祸,警察说她服用了酒精和可卡因,于是我被告上了法庭,他们指责我给了她毒品并且害死了她……就是这样,伙计,不小的官司,但都不是问题,我知道那帮家伙只想要钱,他们是告不倒我的。”他缓缓地说,对着那幅画像是自言自语,“只是遇上这种事情……我这几天糟透了,Johnny,你不能明白这种感受。”

演员同情地看着他的朋友,事实上,他当然能够感同身受。在他印象中,这个歌手极少被什么事情影响情绪,总是一副我行我素的做派,与今天大不相同,因此他必然是心中有巨大的郁结,才会一改往日的作风,变得愁容满面起来。

“我能明白这种感受,Brian,我当然能。”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诚恳地说。

“没有女儿的母亲和没有母亲的女儿……亲爱的Jennifer Syme。”歌手出神地望着那幅画,好像在和演员说又好像在和自己说。愣神了一会儿,他缓缓地伸出手去试图触碰画上的女人,一失神便碰倒了画架,他连忙向前一步将它扶住,却被画架上的钉子刺破了手指,他轻轻地啊了一声,只见血液迅速从指尖涌出并顺着手指流下,红得触目惊心。

“Brian!”另外两个人看到这一幕,异口同声地叫了一声,随后惊讶地彼此看了一眼,又同时将视线转移到歌手身上。

他扶好画架,站在那里没有动,呆呆地望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指,接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伸手拿过调色板,挤压伤口将血滴在上面,并拿起画笔沾了沾,小心翼翼地涂到画上。

演员在一旁看着惊呆了,他从未见过有人这样画画,但是血液在画上快速晕开之后效果异常美妙,黯淡的红色与画作的主题非常契合,也许正是因为注入了作者的一部分,它看上去更加鲜活,却也更加悲伤。

“右边柜子,第三个抽屉,谢谢。”歌手专注于画上,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。

另外两个人都愣了一下,随后演员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,转身去柜子里拿来了OK绷,歌手想要伸手去接,但却被他的朋友拉过满是血迹的那只手,直接替他包扎了伤口。

歌手看着他,迟疑了一会儿,有些恍惚地道了一声谢,转过头继续闷声画画。

“不客气。”演员轻松地回应道,看看他的朋友,又看看Dita。

歌手在那幅画上面耗费了很长时间——他总是能够如此专注于手头的事情,完全顾不上其它——等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墙上的时钟的时候,发现时间已将近午夜。此时他觉得头昏脑胀,那感觉就像宿醉,急需一个长长的睡眠来拯救。记忆也似乎断片,甚至记不清他的朋友后来又说了什么,或者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而自己有没有过去送送他——他全都记不得了,眼前只有这幅画,在客厅泛黄的灯光下似乎扭曲成一团,在哭泣,在微笑。

“感觉好点了吗?”Dita走到他身边,带着倦意却依旧优雅地询问。

“好多了。”他疲倦地说,“Johnny呢?Johnny是什么时候走的?”

她笑了,有些吃惊地望着他,“他在三个小时之前就走了,你还去送了他,但你整个人就像被黏在了画上一样,恍惚得像是在梦游——这有些失礼,但我想他不会介意的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歌手喃喃自语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画,终于满意地收起画具并把画放好,“今天就这样吧,我想,我可真是累死了。”

Dita默默地看他把客厅整理干净然后往卫生间走去,犹豫了一会儿之后,她跟了上去,“你的朋友很在乎你,Brian。”她说,“你从来没告诉过我,你认识Johnny Depp。”

“哦是吗?这可说来话长,因为我们是老朋友了。”歌手打着哈欠走进了卫生间,漫不经心地说,“他跟电影里差不多,是个神神叨叨的怪家伙——当然在这方面我更甚一筹——你瞧,我这儿都是怪家伙,是不是很棒?”

“棒极了,我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Johnny Depp,老实说,我一直挺喜欢他。”她轻轻地倚靠在门边,看着他说。

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错吧?”他半开玩笑地说,“老天,我现在有点后悔让你见到他了。”

于是她被逗乐了,“放心吧,你。”她笑着说。

……

【Love is a fire/Burns down all that it sees/Burns down everything/Everything you think/Burns down/Everything you say】……

在一系列复杂的手续和漫长的出庭辩护之后,Marilyn Manson最终胜诉——法官宣布他与Jennifer Syme的死亡毫无关系,原告的巨额赔款要求也被驳回,但他一丁点儿都开心不起来。死者家属愤恨的眼神很能说明问题,他们就像想要冲过来把他杀死。这愤恨的内容却令人捉摸不透,不知是为死去的亲人多一点,还是为无法到手的钞票多一点——但是一切都看似无关紧要了,因为死亡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,所有的控诉和辩护不过是为了利益和公正。

他感到很疲倦,暗自庆幸闹剧落幕,自己终于打完了这一场艰难的战争。

他想要休息了。

第十三章 完

Posted 1 week ago

Want to see two shows at the same time, I PSed this…

Posted 1 week ago

Want to see two shows at the same time, I PSed this…

Posted 3 weeks ago

I PSed this…We call it Hannilock Theory;)

Posted 3 weeks ago
Hey there! I loved your gorgeous Thranduil/Legolas PS edit. Do you mind if I draw something inspired by it? :)
aronnaxs asked

Of course not, thank you for liking it:D

Posted 3 weeks ago

Yes I made it…

Posted 1 month ago

I PSed the 2ed pic. [X